imToken 六周年,Panel 圆桌分享
来源:    发布时间: 2023-12-28 17:17   4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Zack:我写了「Ideology」(意识形态)。最近发现现在整个 Tokenized World 真的是意识形态之分,所以谈到 Tokenized,我觉得这真的是怎么样去中心化,怎么样从意识形态能够颠覆所有的认知。

主持人:请在题词板上写上一个你们认为和 Tokenized World 紧密相关的词。


Zack:我写了「Ideology」(意识形态)。最近发现现在整个 Tokenized World 真的是意识形态之分,所以谈到 Tokenized,我觉得这真的是怎么样去中心化,怎么样从意识形态能够颠覆所有的认知。


梁信军:我觉得 Token 就是多巴胺,就是人类的进化。Token 的出现可以类比人类大脑皮层出现革命性的变化,由于 Token 的存在,可以激励更多的人类群体,能够持续地去贡献每个微薄的力量,去完成一个伟大的事情。所以如果站在人类的群体行为学来说,Token 就是人类的多巴胺,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重要的新工具。


Ben:我的关键词是 Avatar,数字化身。回归到真正的追求和目的所在,技术要为人提供服务、创造福祉,所以不论区块链或互联网,都需要思考技术本身带给人们生活和人类的生命意义的价值。从 Tokenized World 这个角度,我希望不只是金融和物理世界的物品,如果人能够被 Tokenized,在数字世界里也可以有有意义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这是太美妙的未来,所以我选择的是这个关键词。


梁信军:关于 Tokenized World 和元宇宙,在我心目当中,元宇宙更大。


元宇宙最起码有三种理解:第一种是下一代互联网,第二种是人类数字生存的方式,第三种是它会极大的促进价值的自由流通。在价值自由流通里的一个载体就是 Token,由于有价值自由流通的存在,人类的社会形态、人类的行为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如果你站在外星球上看,由于价值自由流通的方式有 Token 的存在,你会看到比如说七八十亿的人群中,可能有二三亿或者十几亿的人会朝一个目标,持续地在做几代人或者几十年在做同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过去只有国家或者公司才能做到,而现在有 Token 的这种激励工具存在,我们就可以让那些完全不相识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人,他们会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持续在贡献自己的脑力、心力或者是财力,所以这是非常伟大的。


因此,我认为 Token 是元宇宙一个基础的桥梁或者工具,元宇宙将来可能是一个多链的世界,你要把多链的世界能够串联起来,最主要的信息或者价值的媒介就是 Token。


主持人:各位有没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应用雏形、行业趋势、信号,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


梁信军:所有的东西如果变成 Token 之后,大家非常直观地能感受到它的流动性会大幅增加。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货币,美元现在的货币乘数大概是 3.5 倍,就是 1 块的货币变成 3.5 的市场流通量。大家猜猜 DAI 有多少倍?110 倍。同样的市场需求,我们可以用更少的资源投入就能达到这个效果,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觉得有 Token 之后会极大的提高流动性,降低经济的摩擦。


另一个事情,我们从投资和个人发展来说,要彻底用颠覆性的想法去做事情。最简单来理解,为什么 Web2 一定会死掉呢?因为它的一个基本经营模式,是基于用户的垄断和数据的垄断带来的挖掘价值。然而在 Web3 里,你的用户是完全开源的,数据也是完全开源的。因此,我觉得要看链上或者元宇宙原生的一些东西,Token 毫无疑问就是,所以我觉得围绕 Token 去思考创新的应用和方法是非常有意义的。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本人高度认可 Vitalik 提出的灵魂绑定的账户和 Token,我觉得这是一个战略性的思考,而且会战略性地改变元宇宙的经济规模。所以我一直期待 imToken 什么时候也搞出来灵魂绑定 Token(SBT)。


在目前的元宇宙或者 Web3 里,没有信用产品,这是不正常的。而这就是 SBT 的用武之处,基于 SBT,可以重新构建一个可匿名,同时有人类成员之间的信任度和关系的这样一个社区,围绕这个社区会诞生出非常大的经济规模。


Ben:区块链的表达方式上,呈现出来给到人类的交互界面就是 Token。换一个角度去理解 SBT,基于一个数字身份,能够把数字世界里的用户社交关系连接起来、沉淀下来,并且用隐私的保护机制,虽然它数据是在链上,是在开放式的网络,但是我们可以借助多方计算,把这些隐私的数据保障起来,那么才能在虚拟的世界里去构建现实世界中的人映射到数字世界里的关系。


SBT 要成功,它的底层就在于 identity 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整个分布式的技术,能够在数字世界里把数字身份给打造起来。imToken 也在积极探寻这个路径,我们也会围绕多方计算的方式,去打造首先是全局化的账户,然后再看在这之下怎么样去构建这样一个数字身份。


陈佩玲:我主要是比较看监管这边,新加坡对于不管是区块链,Web3 或者是 Token,原则上是支持的态度。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就有一个挺有趣的设置:沙盒,这就让这些先行者或者说在这方面有意愿要实验的,可以在监管范围内做实验,你可以用它的数据,再和监管的部门或者相关人士沟通。其实监管者也在学习当中,所以你们所得出的经验,他们也从中了解,我觉得这个沙盒是很有帮助的。这几年在新加坡,区块链的项目是源源不断的,包括政府也在试行 CBDC,这些都在进行当中。


整体来讲,我觉得新加坡从监管的角度来讲,是拥抱未来的,是非常有兴趣的,而且也很希望可以多了解、多学习业界的一些新的突破。如果我们能够和监管者继续保持沟通,我们也有机会去影响他们的监管制定,这样对产业整体的发展肯定也是好的。


吴忌寒:我觉得在未来,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 DAO,现在在美国的一些洲,DAO 已经可以作为公司的一部分,意味着 DAO 可以去控制一个有限责任公司,去开展更多的商业经营活动。再加上又有更多的身份识别、反洗钱等等的技术已经自动化,有专门的服务可以提供给大家,那么我觉得人类商业组织的效率,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所以我觉得下一个阶段,DAO 应该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应用,它内部良好的组织惯例,现在可行的空间是很大的,预计也会有很多的创业团队专门为 DAO 开发很多工具,现在有为 DAO 发工资的,有为 DAO 提供法律服务的,所以我觉得 DAO 未来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方向。


Zack:回到监管层面上,FOMO Pay 是 2019 年就想要 all in 的,因为我们知道这是未来,想要去做这个事情。但直到去年 9 月份,我们才拿到监管局的第一张牌照,让我们先去找一下有哪些具体的应用场景,能够在现有的监管环境下用,又不违反传统反洗钱制度,让我们去做这样的事情,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今天早上监管局的一位官员在分享时,有一位嘉宾挑战他,说现在新加坡已经失去掉 70%、80% 的市场给中东那边了。大家都知道中东那边的竞争非常激烈,他们的监管现在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已经从新加坡抢走了很多大的玩家。但是监管局这边的反馈也是很直接的,新加坡要打造的是一个长期、健康的金融中心。这也是我们觉得未来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金融最核心离不开要解决我们每天实际的问题,从存钱到支付到汇款到融资,这才是金融本质,它需要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而不是说我今天就发一个稳定币,可能三周之前 99.99% 的币值全部就消失了,这不是我们今天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应该去做的事情。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怎么样是一个健康、长久的、可以稳定继续发展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对 FOMO Pay 的定义很清楚,我们没有走得这么激进,不是一家 Web3 的公司,我们是一个 Web2.5 的公司,想要建立的是一个 Web2 和 Web3 之间的桥梁。


主持人:现在还有什么当务之急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呢?还有哪些痛点?


Zack:刚刚陈总也提到,监管永远是滞后的,如果你没有一个所谓的业务场景,监管是没有办法参与去监管你的东西,所以意味着我往前迈的每一步都是有风险的,而且这个风险是前人没有踩过的。你的每一个币是用来做跨境结算,还是作为银行间的清算,还是作为商户间的支付,还是作为个人的支付场景?每一步都有一个反洗钱以及用户的参与过程,这都是现有的我们传统的金融没办法做到的。


在市场接受度上,今年 Web3 这样的发展,美国和欧洲那边的用户是比较自然的增长,因为大家都是对 Web3 接受度比较高的。但是让我真正震惊的是,现在在非洲、中东、南美这些地方,它们因为所谓的监管相对薄弱,或者说人们的信用没有建立在传统的金融市场上。比如说巴西,如果你和巴西那边的银行聊过,你会发现当地的人是不信任银行的,他们宁愿把钱存到家里也不存在银行,这是一个传统金融没有解决的痛点,而这其实是对 Web3 的金融从业者的极大机会。


主持人:Vitalik 在一个演讲里提到,他觉得以太坊上现在金融类的应用占比太高了,我们需要开发更多其他的应用。怎么看待他这句话背后的隐忧,以及我们还需要什么应用呢?


吴忌寒:我觉得现在区块链的金融应用目前已经被证明了,将来也是看得见的,它可以进一步去扩张它的边界。此外,业界还有非常多的机会,创业团体应该把握这些机会。比如刚才说的 DAO 发工资,帮 DAO 来做税务问题的处理,做一些合规的结算,以及为 DAO 提供交互的工具,这样的很多机会都是偏金融财务方面的应用。但是你说它对社会有没有影响呢?当然,你如果说对 DAO 的金融财务这方面管好之后,你就能组织起人,对接到现实法律方面的有限责任公司,这些责任公司会通过它自身的,我们现在也许还想象不到的一些金融活动,它就能够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


梁信军:我觉得 Web3 一个非常重大的改变,是价值的自由流动。如果用传统的金融眼光看,它是自带金融系统,既然它是自带金融系统,那么从金融角度去改造现实,那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业务升级和改造过程。它是把整个价值分配的体系都做了革命性的改变,能够保证 UGC 的人能拿到更大的利益,所以这是理念上的改变。我认为各种传统业务的价值分配模式,以及 xxFi 的改造,我觉得空间还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观点,就是不要担心是不是大了,一定要减少金融,这是没必要的想法。


第二个,去中心化交易所最重要的是解决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品种上市的手续和成本做得很低,第二个是上市之后的产品交易成本做得很低。那么,我们仔细去想想什么是金融的民主权力,就是当你有这么多资产的时候,你要得到一个中心化部门的批准,而且它有非常高的发行费率,所以你看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因为行贿受贿或者说各方面抓起来,就是因为有权力。如果你把这个权力回归到社会的时候,任何人想上产品就可以上,只要你符合规则,交易的成本非常低廉,所以你没法从审批产品上市以及增大交易量过程中获利,这个获利的东西还给社会。所以当这样的情形,你会发现我们这个社会的流动性、社会的经济摩擦会大量减少,流动性会大量提高,我们很难想象一个中心化交易所可以覆盖几百万种、几千万种的产品交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完全可以的,这不就是以太坊以及 Web3 提供的巨大福利吗,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金融去掉呢?所以我认为这个金融还远远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对 imToken,我觉得在提高用户量方面,当前所有创新都是值得赞赏和推崇的,比较重要的问题:第一个就是你要降低用户的学习成本,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让哪怕最小白的人都可以去用你的应用。所以我就很希望有一天,imToken 能够开发出这样的功能,让更多的几千万、几亿个人,通过简单的学习,3、5 分钟,就能尝试最基本的功能。当然,他要学习更复杂的功能,用更大的资产和信用的时候,要求他学更复杂的技能,但是一步步来。不必要求用户学习全部的复杂功能后,才能用最基本的应用。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值得业界思考的。


从投资来说,我们应该鼓励这样一种提高易用性,降低学习门槛,能够规模性地扩大用户量的所有创新。


Ben:我觉得梁总说得特别对。我们创业是从 2016 年开始,当时我们也是手把手地教身边的朋友,梁总也是我教会的,进入元宇宙了,确实门槛很高。我觉得 imToken,我们的使命里有提到 Intrinsic,就是我们怎么样把产品做得更加符合直觉,对于用户而言用他已经熟知的、认知范围内的经验,快速地上手 Web3 的产品和区块链世界里的应用。


回过头来,从整个区块链的发展进程看,我觉得目前还是在一个从创新者进入到一个早期采纳者的阶段,所以我们还在累积那些愿意去尝试这些新东西的用户,他们从 Web2 来或者从传统金融来,是早期的尝鲜者。


最近的报告里提到,区块链技术和生态现在大概处于互联网在 1994、1995 年的状态。10 亿规模的用户采纳在互联网时代发生在 2005 年,也就是 Web2 开始爆发的时候。按照这个方式去看,区块链的大规模采纳,应该会发生在 2031 年。但是我们比较乐观,imToken 内部,我们的使命、愿景、目标是在 2026 年,就是我们成立十周年的时候,让 1 亿规模的用户能够进入到区块链世界,使用 imToken 的产品,这是我们设定的一个小目标。


除了降低产品的门槛之外,另一个需要并行推进的是基础设施。我觉得两者是螺旋式的发展过程。一方面是产品要去吸引用户,降低门槛,让用户进来,然后倒逼基础设施去发展,去提高吞吐量,降低成本。这样的螺旋式发展能够让这个行业处于正反馈,快速地滚动起来,然后不断地去加速我们新技术的采纳。就像互联网是 10 年达到了 10 个亿,但是我坚信区块链肯定用不了 10 年。